修仙小说网
简体中文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都市言情小说 > 春夜缠吻 > 第五十章 周应淮好歹是真的喜欢江檀

第五十章 周应淮好歹是真的喜欢江檀

目录
好书推荐: 苟在异界成武圣 所有人都在撒谎 大明第一状师 传统女总裁之痴人狂情 开局朋友被杀可尸体消失了
    郑珩一把捏住宋昭昭的下巴,用力,看着后者脸上浮现吃疼,才笑着说:“你还知道疼?我以为你是铁打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昭一点都不介意,冷笑,还在挑衅,“郑珩,你不觉得你说话,越来越像个怨妇了吗?”

    郑珩脸色终于有点变了,他松开宋昭昭的下巴,薄唇勾起淡漠,“你怎么能像个没事人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指哪件事?”宋昭昭从他怀里起来,直接坐到了最远的沙发上,“我这个人没心没肺,什么事情都是像没事人一样的,所以不知道你是在说哪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丽薇的事。”郑珩冷声。

    宋昭昭‘哦’了声,笑了,“干什么?你怜香惜玉了?你想要包养她?”

    郑珩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。

    宋昭昭当个瞎子,当的不亦乐乎,“我是没关系的,我们一个城南一个城北,互不打扰就好,只有一点,我希望你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郑珩倒是想看看,宋昭昭今晚还能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他气极反笑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宋昭昭今天还能给他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可以记得戴套,毕竟公共用品如果不做措施,我嫌脏。”

    “宋昭昭!”郑珩的耐心终于耗尽,冷声喊她的名字,充满了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宋昭昭遗憾的耸耸肩,一点都不怵,甚至很遗憾的叹了口气,说:“你怎么越来越容易生气了,这么开不起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惯的你反了天了是吧?宋昭昭,当初的江檀都不敢这么和周应淮说话!”郑珩俊脸气得发白,额角的青筋直跳,“你真把自己当天仙了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算是什么天仙,但是郑珩,”宋昭昭好笑的看着他,“你拿什么和周应淮比?你们两个有什么可比性?周应淮好歹是真的喜欢江檀,而你,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纨绔子弟罢了!”

    郑珩一直知道,自己和宋昭昭其实八字不对付。

    但是人就是犯贱,越是知道不合适,越是铁了心的想要把这个人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世人将这个称为征服欲。

    但是郑珩觉得,并非征服欲,而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郑珩家世背景样貌样样不缺,宋昭昭凭什么看不上自己,凭什么过去这么久了,还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,平生都是呼风唤雨的重心焦点,怎么能接受被一个样样都平平无奇的宋昭昭这般不待见。

    “我是纨绔子弟?宋昭昭,你知不知道纨绔子弟都是怎么对待你们这种小明星的!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被气到了,口不择言,但是话出口,就已经后悔了。

    宋昭昭冷冷的看着他,眉眼冰冷到了极点,“所以,我的表妹被那么对待,也都是应该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宋昭昭,我不是这个意思.”郑珩没了理,有些烦躁的皱眉,“我知道你替你表妹委屈,但是差不多就得了,不要把事情闹得太难看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丽薇害得我的表妹现在人还在医院里,我没有办法对她做什么,就在微博上骂两句,还不行了?”宋昭昭气得声音都在发抖,“郑珩,你们这群畜生!你们眼里还有道德吗!”

    郑珩在宋昭昭坚定有力的‘畜生’二字后,眸色冷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眼底是冷意,已然是凝固住,就这么直白锐利的看着宋昭昭,半晌,眸缓缓眯起,“宋昭昭,我是畜生,那你每天晚上睡在我身边,你算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昭昭脸色瞬间白了下去,她眼中有震荡,之后,渐渐的变得破碎。

    郑珩何尝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可是此时此刻,他也在气头上,又怎么可能做小伏低。

    他垂着眸,看着宋昭昭苍白的面容,扯了扯唇角,冷淡开口:“我生平最反感有人一边吃一边吐,宋昭昭,你用着我的钱,住着我给你准备的房子,享受着我给你的资源,你是我养着的,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?”

    宋昭昭想,做人怎么能卑微到这个地步呢?

    被人指着鼻子骂,还要被强调,这一切都只是你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宋昭昭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甚至想高举酒杯,敬郑珩一杯,敬他如此直白,白刃见血,字字珠玑。

    是啊,就是她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宋昭昭脸色已经恢复如常,她若无其事的朝着郑珩笑笑,吐气如兰,声音缓慢:“是啊,郑珩,你说的对,我没有资格,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?当你的狗?”

    郑珩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说养女人费心思了。

    钱不算什么,时间也不算什么,唯独这被气到肺腑泛疼还不能说半个字的感觉,真是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在情绪失控之间,冷着一张俊脸,离开了燕园。

    宋昭昭看着郑珩离开,脸上的笑容消失,她缓缓跌坐在了地上,眼神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人生已经凄凉如此,她又有什么好说的?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也不能更糟了。

    宋昭昭也不知道,自己和郑珩,究竟谁先死在谁手上。

    但是大概率,应该是自己吧。

    毕竟郑家小少爷锦衣玉食,身居高位,而她连离开的自由都没有

    江檀和下属们在清吧待到了很晚,走的时候人有些微醺,步伐踉跄。

    气氛太好,后面江檀为了不扫大家的兴,陪着喝了好几次暖场的酒。只是她这个人酒量实在是不好,喝了几杯酒,现在有些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几人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到了门口,这个点,已经没有什么车了。

    童童紧张的看着她,问她:“江总,你家在哪里?我先送你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样打车,我们大家都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附和。

    江檀摆了摆手,若无其事的洒脱,豪迈的说:“没关系的!我自己可以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手被握住。

    男人清冷寡淡的檀香味将她包裹,江檀有一瞬的恍惚,之后,听见了周应淮熟悉的淡漠嗓音。

    周应淮将她稳稳的扣在怀里,不容拒绝的说:“不用麻烦别人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
目录
新书推荐: 厉总,夫人不想复婚还偷偷生崽了 快穿之好孕皇后 失业后,被宝藏女孩捡回家 消失20年,我归来即最强天师 末世囤货10万亿,家人围坐吃火 九月珠海那年雪在飘 1980巴山猎耕记 人在死神,开局无限剑制 斗罗,我靠面板成就神明 东京情谊催收,从邻家太太开始
返回顶部